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牛人業話 > 瑞彩祥云

瑞彩祥云

作者:馬步時間:2019-09-02來源:電子産品世界收藏

網上有個調侃公司中那些倚老賣老、工作中偷奸耍滑的老油子的段子說:你哪裏有十年工作經驗,您呐不過是把一年的工作經驗用了十年而已!

本文引用地址:/article/201909/404357.htm

短短兩句俏皮話兒,一個不思進取,長年在一個崗位上厚著臉皮吃老本的混子形象躍然紙上。可謂調侃辛辣,一針見血,很是讓孜孜不倦地鑽研苦幹、打怪升級漲經驗的我輩過瘾。

但是且慢,其實,不少老實巴交的工程師並非那麽滑頭,不求上進,只想長歲數不長經驗,實在是因爲很多時候,甘做革命螺絲釘的他們把大把的精力浪費在了重複勞動上而已。

1567401526922054.jpg

1

工程師的成長要講一命二運三風水。

倘若生于“必有余慶”的積善之家,祖上積德,攤上一個好上司,碰到一個好搭檔,又趕上一個好平台,自然如魚得水,大鵬展翅,想不上進都難。

但要是運氣差,被上司看不慣,只給些不露臉的髒活累活幹,自然也得不到機會實幹和鍛煉。或者經常被無腦的搭檔拖累得翻車,一起陪著背鍋,也只能無奈地把歲月蹉跎。再或者平台確實太差,任你底子再好也蹦跶不了幾下。

1567401552925037.jpg

我司是一個從事産品開發和技術服務業務的單位,平台一般般,但也不算爛,工程師爲主,人際關系簡單。只要埋頭苦幹,或者經常厚著臉皮跑到領導那裏點贊,一般都可以得到鍛煉提升的機會,慢慢混成數量有限的骨幹。

長期工作下來,同事之間自然也劃開了明確的界限。有賣力工作的真骨幹,有跟領導打得火熱的假骨幹,也有一些人,既水平有限,又不得領導待見,只能在大大小小的機會和待遇面前靠邊站。

我司的齊工,就是這麽一位邊緣人。

他呢,底子有點差,面皮又有點薄,得不到機會鍛煉,于是只好打打雜兒,久而久之,成了我們這裏的“勤雜工”。

他有時在産品研發中擔任個可有可無的角色,搞搞底層驅動,給真假骨幹們打打下手。有時完全被無視,只好替人跑跑腿,買個件,焊個板子,接接線擰擰螺絲來打發時間。有時也會被領導“委以重任”,給某個快要量産的産品做個測試工裝。

總之,他就這樣日複一日地看著白天黑夜交錯,蹉跎著歲月,蹉跎著自我。不過,齊工雖說不招領導待見,我們這些勞苦大衆倒是很喜歡他。也是,人畜無害,還能幫你幹點活,誰不喜歡呢?

1567401572577611.jpg

齊工在我們這裏待了七八年了,卻和我打交道不多,直到有一次給我快要完成開發的産品做測試工裝,我倆才有了第一次親密接觸。

2

說起來,齊工是做測試工裝的老手了。在調到我所在的項目組幫忙時,他至少做了三四個測試工裝了。

我看过他做的那几个工装,尺寸有大有小,電路大同小异,这也难怪,我们这边做的产品本来就差不太多,测试它们的工装自然也大差不差了。

所以,齐工这次出马算是轻车熟路,咔咔一顿复制粘贴,電路板的原理图和PCB就画好了。画好之后,制板之前,他跑到我这里借着工作唠起了闲嗑。

我這人是極好相與的,也喜歡閑扯淡,所以就借著工作跟齊工熱火朝天地聊了起來。當齊工跟我說起這次做測試工裝的板子純屬浪費時間、蹉跎生命的重複勞動,導致自己沒有時間真正地提升自我時,我這操閑心的毛病又起來了,就自告奮勇地向他獻了一計。

說到這兒,先跟大家科普一下“測試工裝”是幹嘛的。

1567401598948727.gif

在電子産品的批量生産過程中,爲了驗證所生産的産品沒有出現焊錯件、漏焊、非正常短路、元器件殘次等質量問題,並滿足大批量生産過程中在生産線上的節奏,需要做一個能夠測試所生産産品的工裝,對它進行進行一些功能測試,必要時還要進行力所能及的性能測試,以確保産品的質量。所以,測試工裝是一種重要的生産管理工具,它能夠高效率並全面地判斷所生産産品的質量。

前面說過,我司做的産品大同小異,它們的輸入輸出接口也很相似,可以涵蓋在開關、脈沖、通信端口及功率驅動的範圍內,不同産品功能有些不同,導致測試工裝的軟件必然有些不同,但是其輸入輸出接口的性質一樣,這導致測試工裝的硬件必然大同小異。

这样,就像齐工所抱怨的那样,测试工装的電路板长得像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一样,必然存在一定程度上的重复开发问题。

這裏面就大有文章可做。我跟他分析了做一款通用測試工裝的可能性和大致方案。

3

最初,我想得比较简单,既然公司产品差不多,就索性做一个大而全的测试工装電路板,在電路板上支持各种接口,并且尽量增加各路信号的通道数。无论哪个产品,最终都用这个测试工装的電路板来测,测试简单的产品时,接线少一些,工装软件也简单一些,测试复杂的产品时,无非是接线多一些,工装软件也复杂一些而已。

可是,我向齊工和盤托出這個想法後,他就把腦袋搖成了一個撥浪鼓。原來,他之前向領導建議過這個方案,卻被無情地怼了回來。

“做那麽大的板子,有那麽多無用的通道,編程時不得多累心呀?測試不同的産品時,不是還得在工裝上編寫不同的軟件?而且接線方式那麽靈活,是不是很容易搞亂?”他帶著沮喪的語氣向我複述了領導怼他的“靈魂三問”。

他眼神迷離,神情沮喪,再牛逼的肖邦,也彈不出他那種憂傷。

1567401621998356.jpg

看著齊工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我悲心大動。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于是乎,我一邊揣摩著領導的話中背後的含義,一邊構思著更進一步通用的方案。

“既然電路板通用满足不了领导的胃口,那就索性让電路板上的程序也通用!”我咬着后槽牙,向齐工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在这里,需要给各位看官说明的是,一个完整的测试工装包括上位机和下位机两个部分。上面一直跟大家掰扯的这个電路板及其板上的嵌入式软件只是个下位机,在PC机上还有个上位机软件,做些测试数据管理、测试流程调度、数据监控和存储、测试结果显示、生产日期记录、版本号管理、序列号追踪等一些必须在电脑上完成的工作。

讓下位機的板子和程序都通用,言外之意就是讓上位機承擔起具體功能測試的發起和結果判斷,下位機只做爲信號的“管道”,不承擔任何功能邏輯的解析。

它的工作是根據上位機的指令,在輸出接口上給定相應的輸出,這是對被測對象的“激勵”,同時將輸入接口上的狀態數據實時發送到上位機上,這是被測對象的“響應”。

只要下位機配備足夠多的信號管道,完成與與被測單元的硬件連接,並做好上位機和被測對象之間的“傳令官”,完全可以做到與具體應用無關。

和具體應用無關,豈不就是“通用”嗎?

4

齊工的眼睛慢慢放出光來,俄頃又發出疑惑的表情來,“下位機這個信號管道怎麽管理呢?它是個什麽形式呢?”

好問題,下位機要連接不同的被測對象,可是被測對象的輸入輸出接口有區別,齊工的問題實際上是:怎麽以“信號管道”的概念來無差異化管理這些接口呢?

答案是:實現多種性質的信號通道,並給它分配編號,以“信號性質+編號”的形式建立起信號通道列表,然後上下位機要維護相同的列表。

下位機是信號通道的平台載體,在PC機的控制下實現對各個輸出方向的信號通道的操作,周期性地反饋各個輸入方向的信號通道的狀態。這些信號通道和被測對象的接線方式由測試人員在上位機上設定(當然,怎麽設定就得怎麽接線哦),具體的內容解析則由上位機進行解釋。

舉個例子吧,在測試工裝上實現30路數字輸入端口,信號性質是“數字輸入”,編號從1-30,在工裝上以固定周期(比如50毫秒)定時采集這些端口,通過一個報文以固定周期發送到上位機上,上位機就可以根據這些端口狀態,判斷具體的測試條目有沒有通過了。

上位機和下位機可以用“信號性質”做報文ID,比如“數字輸入”用1表示,“數字輸出”用2表示,上面那個例子中,報文ID=1,數據場用4個字節,以30個bit對應30路數字輸入端口的狀態,這樣,報文的格式就是:

報文頭+1(信號性質:數字輸入)+4(報文內容長度)+報文內容(30路數字輸入端口狀態)+校驗和

上位機根據報文ID,便可以依次提取出這30路輸入狀態,再根據之前設定好的接線方式,就可以確定被測對象的哪個具體的輸出信號是個啥狀態了。

我鼓著腮幫子講得天花亂墜,齊工的眼睛間或一輪,不時地對我放出崇拜的光來。“我去跟領導彙報彙報?”齊工跟我反複討論了技術細節後,信心再度膨脹起來。

我重重地點了點頭,同時囑咐他,一定要給領導說一句提綱挈領的話:産品盡量通用,可以幫助擺脫重複勞動!



關鍵詞:

評論


相關推薦

技術專區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