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瑞彩祥云

作者:時間:2019-09-04來源:網易科技報道收藏

网易科技讯 9月3日消息,据《南华早报》报道,北京大学教授、業資深人士周治平稱,中國至少需要“5到10年時間”才能在領域趕上美國、韓國等國家。

本文引用地址:/article/201909/404446.htm

代表了信息時代的基石技術。這些微型設備在一系列産品中充當數據處理大腦,從個人電腦、智能手機到汽車和宇宙飛船等等,可謂驅動著全球範圍的現代經濟發展。

尽管多年来中国在半導體行业进行了巨额投资,但在高端集成電路领域,中国仍依赖于美国的技术。近年来,中国的芯片年进口量已超过原油,2018年总额达到3120亿美元。

北京大學微電子學教授周治平上個月在重慶舉辦的中國國際智能産業博覽會間隙接受了《南華早報》的采訪。從1971年到1978年,周治平是中國衡南晶體管廠的創始人和副總裁。從1987年到1989年,他是美國國家標准與技術研究院的客座科學家。目前,他是國際光學工程學會(SPIE)的會員,也是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協會(IEEE)的資深會員。

从2005年到2008年,周治平在华中科技大学担任长江特聘教授。他现在是北京大学长江特聘教授,以及重庆半導體公司联合微電子中心的客座首席科学家。他从事半導體行业的学术和产业工作已经将近50年。

周治平在受访时谈到中国半導體行业的现状,以下是经过编辑的采访内容:

问:中国是什么时候决定重点发展自己的半導體产业?

答:据我所知,在1970年,有宣传口号鼓励人人发展電子工业。摩尔定律刚刚问世不久时,中国并没有落后西方国家太多。当时,国家还斥资从国外引进了10条集成電路生产线。我开始在一家国营工厂从事微電子方面的工作。

问:中国是如何发展半導體产业的?在这个过程中有哪些成功和失误?

答:從1993年到2005年,我在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工作了12年。1996年,我第一次回到中國,當時我參觀了中國西部的一家微電子研究所。它的設施並不比我(1970年代)在湖南省建廠時好多少。

我也去了中國中部的一所大學。他們微電子部門的設備比我70年代的工廠還要差。上世紀90年代中期,國內微電子行業基本上就是這樣。我訪問的兩所高校和西方國家之間存在著巨大的差距。

2000年,中芯国际公司(SMIC)成立。它对促进我国半導體工业的技术进步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事实上,中国的一些人非常重视这个行业,但当时它还没有上升到国家发展层面。

问:一些人认为摩尔定律——即集成電路上每平方英寸晶体管的数量每两年翻一番——要达到极限了。随着竞争对手的发展速度将会放缓,这是否会给中国带来迎头赶上的机会呢?

答:目前,(晶圆制造)成本并未下降。所涉及的费用正在增加。该行业不再遵循摩尔定律,因为芯片做得越小,成本就越高。必须要克服技术困难(才能制造出更小的芯片)。在半導體制造方面,在中国我们现在可以做14纳米(在硅片上制造集成電路的制造工艺)。

相比之下,美国和中国台湾的半導體公司已经实现了7纳米甚至5纳米的制造工艺。他们至少领先我们大陆两三代。

问:中国是否有很好的机会在半導體领域赶上美国、韩国等国家?

答:中國有能力迎頭趕上。但它必須要解決的問題涵蓋整個行業的生態系統和供應鏈。我認爲,我們至少需要5到10年的時間才能趕上。提升整個生態系統需要時間,尤其是在其他國家(在硬件、軟件、服務和知識産權方面)實施技術封鎖的時候。我們必須要自己開發出相關的設備、工具和技術。



關鍵詞: 半導體

評論


相關推薦

技術專區

關閉